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未名湖传奇

正文第二十三章 表白

[更新时间] 2018-12-25 10:27:02 [字数] 4160

刘申有了一个呈胶着状态的女友。说来也奇怪,祁航再也没见到过郑治和刘申单独在一起??蠢此郧岸运岁用恋牟乱啥际强昭ɡ捶?,刘申是一个百分百直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作为好朋友,祁航允许自己默默地喜欢他,但他禁止自己去爱他。这样他可以继续和刘申保持来往。但喜欢和爱之间的距离有时候真的很微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说界限清晰,但前进一步死,后退一步生。就是这样。有的朋友,可以交往一辈子,但你只在界限的这边,决不会越雷池一步??捎械氖焙?,越了雷池也就是闪念之间的事情,也许自己都不知不觉呢,感情的世界里已经有人悄然而入。无力拒绝,但是有力接受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末的傍晚,刘申在球场打完球回来,打电话给祁航一起洗澡。祁航垂头丧气地来了,刘申嘲笑他,“你缺多少水啊,这么打蔫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来祁航在网吧被一伙混子给欺负了,硬是讹去了200块钱?!澳憔脱鄢蜃湃盟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航沮丧着,急赤白脸地说:“他们五六个人呢,你要我怎么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太猖了!就算钱咱认了,可这口恶气怎么咽得下,走,大不了刺刀见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于是他不由分说,叫了几个球场上的高高大大的哥们,呼呼啦啦地冲进网吧,哪里还有混子等在那里挨扁呢?他们只好铩羽而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然如此,但刘申当时的气势把祁航俘虏了。也许每个男孩的心中都有崇尚英雄主义、向往行侠仗义的情结,反正就在那一刻,他的心里又开始不平静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以往祁航和刘申一起可以稀松平常。现在不一样了,仿佛他的五脏六腑被猛揪了一下似的,有种痛裂感会立刻蔓延全身。因为他知道,刘申不会属于他,他不在他的世界里,而祁航也没办法进入刘申的世界之中。渐渐的,只要看到他,那种痛裂的感觉就会向他袭来,这样的感情永远都会像他们那晚去网吧本来想打一场硬仗一样,只能铩羽而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表面平静如常,内心却是苦不堪言。他只能躲着刘申,但见不到他的时候,又被一种相思之苦熬煎......祁航如同在炼狱中挣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凝恨对斜晖,忆君君不知。刘申对这一切毫无察觉。不过他还是感觉到了祁航变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天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刘申坐在了祁航的身边,问怎么见不到他了,祁航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了一下。刘申信了。但祁航其实更期待着他的刨根问底,那会使得他在“不得已”的情形下道出心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的,祁航那时真的有一种表白的欲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申神秘地问:“哥儿们,老实交代吧,我都看出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航心里猛然一悸,莫非已经被他看穿了?一想自己确实有过一些蛛丝马迹被他逮到。祁航掩饰了一下慌乱说:“你看出什么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这么苦大仇深的,如果没猜错的话,爱情滑铁卢了吧?跟哥儿们倒倒苦水吧,可别把自己整抑郁了?!绷跎暝诜购欣锛窳肆娇楹焐杖馓罱詈椒购欣?,说:“知道吧,这么些天看不到你,我觉得老没劲的,嘿,为了我,你也得痛快把问题解决了?!?span class="watermark">^~!&?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航一笑,没说话。不想说,因为没法说。尽管表白的欲望还在心理鼓噪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申问:“那女孩是谁,系里的还是你外面惹来的?要不要哥儿们出面把她摆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祁航猝然有了个孤注一掷的念头。也许表白能够了却心中的困扰和苦痛,过后,或者至少可以令自己换一种心情的吧。所以,他没再多想,说:“晚上吧,我发信息给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申在祁航头上一敲,“害羞吧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害羞?是吧,反正说不出口。好在科技时代有了可以发信息的手机,一切都能在幕后操作,免了面对时的难以启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整个下午祁航都在惶惑中,人是在教室里坐着,心思早就信马由缰了。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我要表白吗?有非说不可的理由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答是:没有。明知道选择了一条逼仄的死胡同让自己走进去,然后撞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后还得原路回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如果这样沉默下去,我担心我会撑不住,会垮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祁航坚定了一下自己,破釜沉舟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夜晚祁航躺在床上,手里握着手机,又开始了犹豫,这样的破釜沉舟是否值得,如果将来跟刘申朋友都做不成,无庸置疑他一定会后悔!他那么的不想失去他,无论是作为朋友,还是作为爱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祁航还在辛苦权衡的时候,刘申的短信却过来了,并不响亮的提示音足足吓了他一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申:哥儿们,到底怎么回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航:你说对了,我是遭遇了滑铁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申:谁这么眼衰???就哥儿们这好几表人才,她竟敢跟咱滑铁卢?我就不是女孩,否则我都追死你。哈哈!那女孩是谁?我跟她聊聊如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航:他是……我的好朋友,一个男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申:玩笑吗?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申:爱他很久了?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航想,刘申应该知道,这个男孩就是他自己吧。他的这些字发过去后,应该颗颗都是炸子儿,在刘申的眼前开花了。祁航不知道他被炸得如何,至少他可以感应到了一些震颤,弄得他脑子煞时一片空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他们的短信对话,也出现了长达36分钟的空白。36分钟还不到一堂课的时间,但它漫长得如同我的一生。后来,那36分钟的空白,就像一块膏药一样,永久地贴在了我的生命时间里,没办法扯下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30分钟后,刘申的短信终于来了。对于祁航来说,就是一次拯救,否则他将会窒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申:哈,是这样。你能确定那是爱吗?哥儿们之间的感情深了,也许会给你一种错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航:我多么希望是错觉,可不是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申:果然如此,你意识到了没有,这样的爱不会有结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航:还用说吗,他的身边早已经有了个女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申:也许爱他没错,但他不爱你也没错。是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航:是的,我知道。我觉得我找不到出路,我很绝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祁航的眼泪已经不知不觉中稀里哗啦地流了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申:你爱他有多少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航:我不知道?! ?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爱他有多少?祁航真的并不知道,或者说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述,无论是泛泛还是具体,他觉得用什么样的语言都会显得苍白无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时候,他们的短信又有了一刻的停顿,在祁航来说,心情并没有丝毫的松弛。正如他所说,“这样的爱不会有结果”,虽说知道这是必然的,但还是并不甘心接受,所以苦痛并没因刚才的全盘托出而有所平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时已经是凌晨四点,窗外并不见曙光,但新的一天已经来到了。祁航不知道在新的一天里该怎样面对刘申。他们以往是不分彼此的铁哥儿们,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稀里糊涂。经过这一夜后,两人的关系已经有了微妙的变化,至少他已经没办法再让自己一如从前那样跟他相处,那样的日子一去不返,他们已经不能再回到从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航一夜无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航很羡慕于雷和陈可,因为张韩从来没有真正介入他两人的生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五月间恰逢京大校庆,又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一个纪念日,因此京大的演出季年年都是以此时为盛。也正因为此,这一段时间学校里来了好几个中外著名乐团以及乐坛上的传奇人物,引得很多校外的艺术爱好者也都纷拥而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陈可习惯性地想要避免任何拉开自己和于雷距离,或者让对方觉得自己无聊的事情,他并不知道,于雷愿意做任何事,只要能和他靠近一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正好,那天张韩打电话来说一个在大讲堂做志愿者的朋友送了她两张音乐会的票,而且是两百块一张的VIP票,问陈可愿不愿去。扯淡,就算是大讲堂的志愿者,又怎么能搞得到热门音乐会的高档票?但陈可当下也没细想,一口就答应了,毕竟和懂行的人一起去可以比较充分地享受专业的乐趣——和于雷去那就是享受另一种乐趣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演出的确很有水平,难度很高的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陈可小时侯常常把它的第一乐章和《自新大陆》搞混)在钢琴师的诠释下显得行云流水,无论是指尖技巧,音色控制,还是对音乐风格的整体把握都堪称一流;尤其是在激情乍现的第三乐章尾段,钢琴师奔放的双手八度进行如骤雨般倾泻直下,连背后的交响都跟不上他的脚步,听众更是听得有些毛骨悚然。音乐会之后他们还一块到校外的一家水吧嚼了几根薯条,张韩就弦乐的演奏水平做了不少有趣的评论。陈可觉得和她聊天挺轻松的,也很有些乐趣,他不记得自己曾经和哪个女孩有过这种感觉的对话,包括他以前的女朋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分手时,他们说好下个星期一起去听瓦格纳的专场,陈可坚持这次应该由他买票,张韩答应了,笑得很灿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到寝室躺下,陈可的心里有点困惑。这真是个好女孩啊,或许比她更适合我的女孩还真不多,但是……但是我喜欢她么?象今天晚上这样的感觉,这算是喜欢么?什么是喜欢啊……陈可糊里糊涂地睡着了,他怕再想下去,会得出什么骇人的结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陈可看来,张韩毕竟只是插曲,于雷才是他生活中的主旋律,随着考试的迫近,他和于雷一起自习的时间又一天天多了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好考吧,咱们学校奖学金可不少呢?!庇诶状油际楣葑吡顺隼?,转了转脖子,伸着懒腰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多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说最高有一万的,下头七八千的也不少,尤其你们商学院的奖学金,牛高!我下学期吃香的喝辣的全指望着你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指我身上你就只有咸菜馒头的命了,为你着想,还是趁早找你别的弟弟妹妹去吧?!?span class="watermark">^~!&?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这什么话!别的弟弟妹妹有鱼翅鲍鱼也是人家的,我就好你这口咸菜了,怎么着?” 于雷的口气有些不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行啊,咱哥俩就一块饿成干了吧?!背驴商啪醯锰厥俏抖?,心头甜得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祁航并不知道林鹏和他一样正经历着和他一样的一番无奈和酸楚,接下来的几天,刘申仿佛人家蒸发一样,在体育部例会也看不到他,去球场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他又不敢再给他打电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天下午祁航习惯性地朝篮球场走去,远远就看到刘申和郑治刚打完篮球在收拾衣物。祁航拿出手机,他心虚,但还是鼓足勇气拨了刘申的号,对方手机关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看到刘申和郑治远远走来,走近了,他说着:“你手机没电啊?我等你半天了,这里?!?span class="watermark">^~!&?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申看了看他,勉强笑了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航跑了过来,拿手肘撞了下刘申手臂,说:“你刚打球了啊,一起吃饭吧?!?span class="watermark">^~!&?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郑治插嘴道:“好啊,一起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航点头,说好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申对郑治说:“还是先洗澡吧,我们一身臭汗的,要把食堂的美女们吓跑了?!敝V卫懔讼?,疑惑地看了看祁航,然后点头,“走,洗澡去?!?span class="watermark">^~!&?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祁航楞住了。原来刘申真的在躲着他!祁航失去了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祁航真的了解小说和生活的差距,了解幻想和现实的落差,他应该能从林鹏那里得到安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祁航在苦情中即将告别大一生活,有几个很要好的高中时期的同学来看他,他们徜徉在京大午后的校园里,最后止步于去了未名湖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们坐在石舫上,漫无目的地聊着天。七月里的燕园蝉声一片,热浪蒸腾,湖面上有层似有似无的潮气,使得对岸的景物看不真切。忽然听见寥寥歌声,屏息凝神才听出是那首著名的《送别》:“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币荚伎吹揭蝗捍┳疟弦捣娜四米爬?,从对面走过,经过了翻尾石鱼,又经过了花神庙,最后在湖边停下了。他们把蜡烛放在纸叠的小船里,一只只放在湖里,不多久便看见对面星光点点,随着夜色渐深,那些烛光逐渐地汇入路灯的倒影里,分不真切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